生活新常態,但並非所有人被包含在內

鑑於本土 COVID-19 病例呈指數增長(其中絕大多數為輕度或無症狀),台灣領導人已迅速開始製定一個「與病毒共存」的政策。與 2020 年疫情最初爆發時相同,政策整合初期幾經波折,但再一次的,私營部門參與者、社區組織與普羅大眾同心拹力,使得過渡期對受影響的人們來說更輕鬆一些。

四月裡,原本大多數本土病例需於防疫旅館或加強版集檢所隔離的規定已在七個城市改為居家照護。此外,與確診病例密切接觸者的隔離時間也從 10 天縮減至 3 天(加上 4 天的自主健康管理)。續四月中旬一波家用快篩試劑搶購潮後,國內生產試劑的公司宣佈,不僅會降低價格也將在未來幾週內大幅提高產量。政府也將實施家用快篩試劑實名制發放計劃,比照 2020 年口罩實名制的模式。

然而,與此同時,這樣的生活新常態似乎不適用於國際旅遊。 除特殊情況外,所有未持台灣居留證的外國遊客仍被禁止進入台灣。而那些成功入境的居民,即使已完整接種 COVID 疫苗者,仍需忍受多次的 PCR 檢測和七天的嚴格隔離。對於旅客與從國外返國者而言,台灣仍在維持清零的防疫政策。

入境旅客頂多覺得這是一種不便,但對於如航空公司機組人員的其他人來說,台灣的嚴格邊境管製已造成了更嚴重的影響。根據《台北時報》 四月 27 日的專題報導,這些員工,特別是機師,已「困在工作與隔離的無限輪迴中超過兩年」,「完全打亂了他們的生活並使他們覺得被孤立」。

單就經濟而言,邊境管制對旅遊業的打擊勝過任何產業。雖然國旅曾短暫增長讓旅遊業重獲生機,特別是「宅度假」十分熱門,但去年夏天疫情爆發與相對應的措施對旅館和旅遊業者形成沈重的打擊。

隨之而來的是人力成本的重擔。上個月,台灣被迫放無薪假的勞工人數超越一萬四千人,其中大部分來自以旅行社為主的支援服務業。 此情況也對台灣商界一些由來已久的棟樑帶來了毀滅性的影響。今年二月,台北松山區的地標西華飯店,在兩年疫情間奮力經營並幾經掙扎,熄燈了。

從疫情初期,美國商會與其會員公司對政府的處理表示支持與讚揚,包括迅速、人道和有效的疫情管理、其逆勢而上的疫苗採購和部署以及為幫助受疫情影響最大的人民與企業的紓困振興措施。然而,顯然該是時候放寬嚴格的禁令,逐步走向開放國門以及重振旅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