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產疫苗的機會與挑戰

Although no large-scale clinical trials have been conducted for Medigen's COVID19 vaccine, studies on the immunobridging technique the company has employed have shown promising results for patients. Photo: CNA

台灣自製的高端新冠疫苗MVC-COV1901至今已經施打逾兩百萬劑,但尚未獲得國際普遍認可。同樣研發出本土疫苗UB-612的聯亞藥業,則仍在等待緊急使用授權通過。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初期,台灣做了一個宿命般的決定,那就是自行研發新冠疫苗,讓本土疫苗成為接種主力之一。高端疫苗生物製劑與聯亞藥業這兩家國內生技公司,接下這項重責大任。

蔡英文政府有意扶植國產疫苗,自有充足的理由。台灣並非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成員,無法透過該組織的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迅速從國際疫苗大廠爭取到貨源。再加上台灣過去申請成為世衛成員、甚至觀察員身分時,屢屢受到中國打壓,如今亦可能出手阻擾台灣取得疫苗。為了對抗新冠疫情,推動疫苗達到一定程度的自給自足,從公衛角度似乎是明智之舉。

此外,生技醫療名列台灣政府5+2產業創新計畫中的重點產業之一,因此國內企業若能自行研發新冠疫苗,不但能為生技產業注入一劑強心針,更有機會為台灣生技公司打開新的國際市場。從疫情初期的情況便不難看出,開發中國家將面臨疫苗短缺的問題,台灣從中看到成為疫苗供應國的機會。

「台灣擁有研發與製造實力,許多國家又缺乏疫苗供給,所以建立起本土疫苗產能是值得發展的方向。」台灣生物產業發展協會秘書長林治華說。該協會屬於非政府組織,以推廣國內生技產業為宗旨。

但事實證明,要針對新冠病毒這樣的新型病原體研發疫苗,比台灣政府與國內生技公司所想的更具挑戰性。到目前為止,只有高端疫苗MVC-COV1901獲得緊急使用授權(EUA),聯亞的UB-612候選疫苗去年亦申請EUA,但最終因為有一項數據未達標準,在8月時遭到台灣食品藥物管理署否決。儘管聯亞在今年3月重新申請EUA,但食品藥物管理署並未表示短期會不會通過。

「研發國產疫苗對台灣絕對有幫助,但政府太急著推出,有些必要的科學程序並沒有確實建立起來。」台灣一名醫生暨醫療產業資深專家說(他因為事涉敏感而不願具名)。

他指出,高端疫苗去年7月正式推出的時候,正值台灣爆發第一波疫情,疫苗覆蓋率只有20%,而台灣政府當時採取嚴格的管制邊境措施,自信能夠壓制住疫情,因此也並不積極向國外廠商採購疫苗。此外,新冠病毒不斷出現變異株,導致全球疫苗需求激增,產量經常供不應求。有鑑於此,台灣的確診病例去年開始大幅攀升時,國產疫苗成了迅速增加疫苗供給的唯一方法。

截至今年4月,除了台灣之外,全球只有巴拉圭與索馬利蘭兩國核准高端疫苗EUA。高端疫苗之所以無法在其他國家放行,主要是它尚未完成第三期臨床試驗,因此缺乏世衛組織的核准。去年國內爆發疫情之際,高端為了加快疫苗上市速度,選擇採取免疫橋接(immunobridging)技術,以對照試驗的方式取代效力數據。所謂免疫橋接,是指比較候選疫苗與世衛組織認定的現有疫苗,觀察在人體產生的免疫反應(亦即中和抗體),藉此推論出前者的保護力。

以免疫橋接數據最為新冠疫苗的授權依據,儘管受到歐盟、瑞士、英國、澳洲、加拿大與新加坡等主管機關的認可,但各界目前普遍認為,免疫橋接技術與臨床試驗無法劃上等號。有安慰劑對照組的療效指標(endpoint)試驗,仍是疫苗授權的黃金標準。

「打從一開始,高端就沒有走國際公認的標準程序,所以很難判斷這款疫苗的效力好壞。」台灣大學公衛學院的流行病專家詹長權博士說,為了準確評估高端疫苗在控制的環境中能否預防疾病,「必須要有更多受試者,第三期試驗的標準是3萬到5萬人。」

國際新冠疫苗大廠都遵循這些試驗指導原則。莫德納(Moderna)的第三期試驗徵求了3萬人、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AZ)約3.25萬人、輝瑞-BNT(Pfizer-BioNTech)則超過4.3萬人。

高端疫苗還面臨另一項考驗:相對欠缺跟其他現行疫苗比較的實際效力數據。「我們需要有現實生活的數據,才能證明國產疫苗有效。」詹長權說。

到目前為止,高端疫苗固然尚未完成大規模的效力研究,但一些小型研究的結果已經出爐。高端先前曾在衛福部桃園醫院進行追加劑試驗,200名受試者前兩劑施打AZ疫苗,以高端疫苗為追加劑,試驗結果於今年1月公布,受試者的中和抗體效價均有增加,類似接受mRNA疫苗追加劑的水準。

高端同時指出,根據衛福部4月時公布的數據,高端疫苗(MVC-COV1901)比其他疫苗更有助於預防「突破性感染」,亦即完全接種後染疫。根據每款最後一劑疫苗廠牌的數據,高端疫苗的突破性感染率是每10萬人有2.6人,AZ疫苗(Vaxevria)是10.2人,輝瑞-BNT疫苗(Comirnaty)是7.5人,莫德納疫苗(Spikevax)是6.5人。

鎖定利基市場

儘管高端疫苗面臨障礙,但在利基市場可能有發展機會,尤其是開發中國家。根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截至今年4月,低收入國家至少施打過一劑疫苗的人口只有16%。非洲僅有兩成人口至少打過一劑。

本刊詢問高端副董事長暨總經理陳燦堅,該公司是否計畫將疫苗推廣到拉丁美洲、東南亞與非洲等地,他表示,這些地區「是我們的優先重點市場,但是我們必須通過法規程序與審查,才能正式銷售。」

2021年12月,台灣宣布將捐贈15萬劑高端疫苗給索馬利蘭後,該國亦成為台灣之後第二個核准高端疫苗EUA的國家。索馬利蘭在1991年宣布脫離索馬利亞獨立,成為非洲實質國家,已在十幾個國家設有辦事處,但目前尚無任何外交關係。

台索這次的公衛合作不乏政治考量,因為台灣的邦交國數近年逐漸減少,年初與尼加拉瓜斷交後只剩14國,而索馬利蘭與中國又無外交關係。2020年2月,台灣與索馬利蘭簽訂協議,同意互設代表處,並於同年建置完成。

高端疫苗前進身為台灣在南美唯一邦交國的巴拉圭,亦可能是疫苗外交的結果。去年春季,巴拉圭疫情大爆發。同年4月,台灣指控中國企圖提供中製疫苗給巴拉圭,藉此要求對方與台灣斷交。巴拉圭外交部對此發表聲明,指出有中間人向巴拉圭接洽,聲稱可提供中製疫苗,但無法證實這些中間人與中國政府的關係。巴拉圭最終回絕中製疫苗。

Paraguay, Taiwan’s last remaining South American diplomatic ally, became the third country to grant an EUA to Medigen’s COVID-19 vaccine in February. Photo: Taken from the website of Paraguay’s Ministry of Public Health and Social Welfare

高端去年在巴拉圭展開第三期試驗,比較高端疫苗與AZ疫苗的數據,受試者達934人,試驗結果出爐後,巴拉圭於今年2月成為第3個通過高端疫苗EUA的國家。高端指出,高端疫苗的中和抗體效價是AZ疫苗的3.7倍,通過試驗設定的優越性基準(superiority)。

高端疫苗亦獲選為世衛組織的團結試驗疫苗(Solidarity Trial Vaccines),目前正在菲律賓、哥倫比亞與馬利進行第三期試驗。世衛組織稱這項疫苗計畫是「一個全球性、隨機分配的臨床試驗平台,由頂尖科學家與專家組成獨立的疫苗優先順序諮詢小組,遴選出最新研發、具有發展潛力的候選疫苗,以期快速評估疫苗的效力與安全性。」

倘若高端疫苗在團結試驗疫苗計畫中表現良好,未來將有機會進一步進軍開發中國家。儘管哥倫比亞與菲律賓的完全接種率分別已達69%與61%,但馬利的施打率只有5%。此外,菲律賓與哥倫比亞的追加劑施打率分別只有11%與21%,仍有大幅成長空間。

放眼長期,高端疫苗若要拓展全球版圖,獲得世衛組織的授權將是關鍵,因為少了國際認可,施打高端疫苗的民眾如果要出國,入境仍舊受限,形同未接種疫苗。台灣固然可以跟個別國家協商承認高端疫苗,但過程費時費力。國際間目前只有5個國家承認高端疫苗,包括紐西蘭、帛琉、印尼、貝里斯與泰國。

儘管如此,高端疫苗在國內的接受度相對較高。對很少出國的民眾來說,高端疫苗缺乏國際認可並不是問題。此外,高端疫苗有總統蔡英文與副總統賴清德的背書,兩人都施打這款國產疫苗,而不選擇其他國際品牌。

高端疫苗屬於蛋白質次單元疫苗,可能更適合特別擔心疫苗副作用的族群,例如台灣接種率最低的老年人。「蛋白質次單元疫苗已經存在超過20年,大家對相關的安全性隱憂有充分瞭解。」台灣生物產業發展協會榮譽理事長李鍾熙說,相較之下,「第三代mRNA疫苗是最近2、3年的技術,所以我們對它的長期影響瞭解不多。」

高端副董事長暨總經理陳燦堅指出,高端的蛋白質次單元疫苗由3個要素組成:經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授權的棘蛋白;數十年使用於許多疫苗的氫氧化鋁;由美國Dynavax公司提供、已由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核准用於B肝疫苗的CpG 1018佐劑。「經過調配後,高端疫苗可以誘發強烈的免疫反應,但副作用低於現行的mRNA疫苗。」他說。

疫苗生產中心有譜?

幾名消息人士接受本刊訪問時,均呼籲台灣應該把心力放在成為全球新冠疫苗品牌的生產中心。他們指出,台灣累積了數十年為全球科技大廠代工的生產經驗,製造實力眾所周知。他們也擔心,小型生技公司難以與跨國製藥大廠競爭。

「韓國、日本與新加坡陸續有公司研發疫苗,面臨跟台灣公司一樣的障礙。」台灣大學的詹長權教授說。他認為國產疫苗的立意正確,但競爭環境對資金雄厚的市場龍頭公司更有利。莫德納的市值高達569億美元,阿斯特捷利康達1,596億美元,輝瑞達2,754億美元,BioNTech達372億美元。為了搶先推出新冠疫苗,這些企業不但動用內部大量資源,更從各國政府獲得可觀資助,例如美國(莫德納與輝瑞)、英國(阿斯特捷利康)與德國(BioNTech)。

台灣的兩家新冠疫苗公司並非如此。台灣政府雖然站在鼓勵國產疫苗的立場,但並未提供大量金援,再加上高端與聯亞的市值分別為19.6億美元與2.668億美元,預算有限。相較於全球疫苗大廠,兩者在發展疫苗的路上綁手綁腳。

「這場疫苗競賽在2020年差不多就結束了。」詹長權說:「有些疫苗已經遙遙領先,很難追趕得上。」

現在該問的問題是,隨著各國競相成為新冠疫苗製造中心,台灣是否也已經落後?身為台灣最大勁敵的南韓,在2021年8月宣布斥資20億美元,計畫在2025年前躍升全球新冠疫苗製造中心。自2021年5月起,南韓三星生物製劑(Samsung Biologics)已獲得莫德納委託,將為後者的Spikevax疫苗進行封灌(fill and finish)工作,亦即將疫苗灌入瓶裝,完成產品包裝,做好配送準備。2021年12月,莫德納韓國分公司取得韓國食品藥物安全部(Ministry of Food and Drug Safety)的行銷授權,正式允許三星生物製劑的在地藥品工廠生產Spikevax疫苗,以供內銷與出口之用。

文中不願具名的醫生與醫療保健資深專家,呼籲台灣政府不要錯失這個機會。「韓國已經超前台灣2、3年。」他說:「他們有幾款好疫苗的經銷權,而且態度積極,不只是企業家而已,連政府也很主動。」反觀「台灣政府作風一向相當保守,怕民眾會反對。」

台灣與莫德納已訂定協議,後者未來將在台灣成立子公司,支援疫苗與治療藥物的出貨事宜。莫德納亦計畫在香港、馬來西亞與新加坡成立子公司。以高度保護自有mRNA技術出名的莫德納,尚未表示是否會在台灣成立生產中心。

詹長權說,台灣無論是把重點放在國產疫苗,還是專心成為全球疫苗品牌的代工重鎮,最終都必須意識到,mRNA疫苗預計成為未來的大勢所趨。

「我們是要繼續推廣使用傳統技術的疫苗,還是新型技術的疫苗?這就像類比與數位的差別。」他說,類比技術仍舊有特定的應用面,但是「世界已經走向數位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