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著眼中東歐成長潛力

President Tsai meets a delegation of paliamentarians from the Baltic countries of Lithuania, Latvia, and Estonia. Photo: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觀察家指出,和中東歐各國簽署多項經濟協議後,將能帶來新興技術與人才流動,這兩者都對台灣有益。

儘管近年來,中國和中東歐國家簽署不少投資協議與MOU,這些協議少有具體成效。根據捷克研究人員資料,中國僅占中東歐總出口額的2%、總進口的9%;在所有該區境外直接投資中,中方占比更只有1%。

為填補中國留下的空缺,台灣正積極展開各項工作,近期也促成大型台灣企業代表團前往中東歐訪問。2021年10月,國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龔明鑫率團訪問捷克共和國、斯洛伐克與立陶宛,與中東歐夥伴簽署19份MOU與多項合作協議。

台灣—捷克間的備忘錄涵蓋網路安全、航太工業、觸媒科技、綠能與智慧製造;台灣—斯洛伐克備忘錄則囊括電動車、太空發展計畫、中小企業數位轉型,以及智慧城市。

另一方面,立陶宛則和台灣達成半導體、生醫技術、雷射與衛星技術、晶體研究與金融相關協議。此外,雙方也將共同發展半導體人才與研究計畫;立陶宛還提出在當地設立台資半導體廠的構想。

在中東歐的境外直接投資中,台灣佔有相當大比例——鴻海(富士康)、華碩、宏基和友達都在當地設有工廠。根據歐洲經貿辦事處數據,2020年台灣於歐盟境內的所有投資中,匈牙利就佔了驚人的89.8%,而在德國和義大利的投資占比分別為6.1%和2.4%。鑑於匈牙利政府與中國的友好關係,此數據表明經濟現實面有時超越政治立場。

匈牙利是台灣自小客車進口的主要來源地之一,三大德國高檔汽車品牌(奧迪、賓士與BMW)與日本Suzuki皆在當地設有產線。富士康已在匈牙利設廠生產超過20年,更在2021年中與易利信(Ericsson)、沃達豐(Vodafone)合作,設立匈牙利首座5G工業互聯網智慧工廠。

捷克中歐亞洲研究院(Central European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計畫主任塔斯坎易(Richard Q. Turcsanyi)表示:「匈牙利案例證明,中東歐地區的投資並非由政治,而是由商業機會左右」

塔斯坎易說,台灣和中東歐國家簽署的多項協議與MOU能否帶來實質成效,抑或會步上中國後塵、以失敗告終,仍有待觀察。

他也指出,由於與台友好的中東歐國家通常並不直接出口產品到中國,中方很難向他們實施經濟報復,這些國家多半出口半成品至德國的製造部門,再由德方將終端產品出口到中國等地。

柏林莫卡托中國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中國—歐洲關係專家史特克(Grzegorz Stec)認為,台灣與中東歐簽署多項備忘錄將為台灣高科技部門在歐洲的發展提供非常好的機會。

史特克表示,富士康宣布和捷克汽車龍頭Skoda合作開發電動車的消息,並不讓他感到意外。這類合作和富士康持續從電子代工製造公司轉型,成為新一代汽車全球製造商的計畫不謀而合。包含其斯洛伐克廠在內,富士康正積極研發、生產供自動車使用的新型電子系統,希望在2027年達成全球電動車零件與服務10%市佔率的目標。2021年10月份,富士康也推出了其研發的三款電動車原型。

由於Skoda是德國福斯集團(Volkswagen)的全資子公司,富士康和Skoda的合作,也意味著台灣和世界第二大汽車製造商的關係更加緊密。「對富士康來說,Skoda在捷克和斯洛伐克的工廠,會是踏入歐洲電動車市場的絕佳墊腳石。」史特克說明。

與此同時,史特克認為立陶宛的台資半導體廠提案極有可能實現。這個波海小國在半導體製程中的雷射技術發展逐漸廣為人知。「立陶宛擁有高科技導向的經濟結構,加上最近蔡英文總統表示希望造訪立陶宛,意味著在當地設立台資半導體廠的計畫極可能實現。」

蔡英文總統於2021年11月表示希望到這個「勇敢的國家」去看一看。立陶宛力抗中國壓力,選擇在首都維爾紐斯設立「台灣」,而非「台北」代表處。

史特克將「台灣—立陶宛共同半導體人才與研究計畫」視為另一項重要進展。該計畫由國立中山大學與三所立陶宛大專院校(維爾紐斯大學Vilnius University、維爾紐斯科技大學Vilnius Gediminas Technical University與考納斯科技大學Kaunas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共同簽訂。中山大學晶體研究中心和立陶宛物理科學與科技中心(Center for Physical Sciences and Technology)也在2021年10月簽署另一份MOU。

備忘錄簽署當下,台灣正面臨工程師人才高度競爭,這個競爭來自勞動人口減少、人才外流至中國與世界各地,再加上本土與國際電子製造業大量投資所導致。此外,本土企業過長的工時,也讓不少年輕人對電子產業卻步。

史特克指出,這些協議為立陶宛工程師開啟來台就業大門,帶動波海三國工程師往海外發展,或加入立陶宛當地的台資半導體廠。

另一方面,新的MOU似乎沒有鼓勵更多中東歐企業增加他們在台灣的規劃。經濟學人信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駐香港國貿主管瑪洛(Nick Marro)表示,台灣經濟環境其實非常歡迎跨國投資。 「境外公司比較常見的擔憂是人才招募或公共設施的問題,比較少因法規限制而導致海外投資卻步。儘管台灣與歐洲將焦點放在雙方政府在經貿議題上的合作,但此次台歐關係的強化其實更蘊含政治上的意義。」瑪洛說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