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受疫情衝擊,台灣旅館業急需救命索

The recent outbreak of COVID-19 has forced many of the island's hotels to either shut down or drastically reduce their operations. Photo: iStock Photo

5月中旬爆發的新冠疫情重挫旅館業,若無進一步振興紓困措施,部分業者可能無法度過這次難關

在新冠疫情中,國內旅遊是台灣旅館產業的亮點之一。出了台北地區,許多過去仰賴國際觀光客的旅店和民宿,都因為民眾選擇在國內度假而在2020年創下新高營收。

5月中旬,政府因應快速上升的確診數,發布防疫三級警戒後,情況迅速生變。防疫規範並未禁止旅行,但下令餐飲內用、文藝、娛樂設施(如博物館、遊樂園等)暫停開放。警戒宣布後,各大旅館的住房率迅速下滑,來到史無前例的個位數低點。更糟的是,旅館無法像疫情爆發前一樣,藉由附設的餐廳招攬顧客。餐飲的營收也僅剩平時的一小部分。

Although The Sherwood Taipei reached around 50% occupancy on weekends with its staycation packages in early spring, room occupancy has plummeted to 8-9% following the recent outbreak. Photo: The Sherwood Taipei

舉例來說,前台北西華飯店總經理夏基恩(Achim v. Hake)表示,目前住房率僅剩下8~9%,餐飲收入和疫情爆發前相比也減少八成。麗晶酒店集團(旗下飯店品牌包括晶華、晶英與捷思旅等)董事長潘思亮(Steven Pan)認為,禁止內用是壓垮旅館業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些禁令迫使麗晶集團暫停部分據點營運,還有數間飯店被徵為隔離旅館或供防疫人員居住:「旅館業現在就跟四級警戒沒兩樣。我們唯一能做的只剩餐飲外帶與外送。」

Due to Taiwan’s nationwide Level 3 restrictions, many hotels can only offer takeaway and delivery. Photo: iStock Photo

香格里拉飯店總經理祖睿德(Randy Zupanski)也表示未來短期內,宴會等一切活動都已經中止:「7、8月份的婚宴都全數取消。」他同時質疑,飯店要如何在無工作可做的情況下,仍維持聘用現有的員工?短時間內,「員工或許能把年假休一休,或自願放無新假。但一段時間之後,又該怎麼辦呢?」

AsiaYo 創辦人與執行長鄭兆剛表示,現在台灣旅館業大約可分成三種狀況:約25~30%暫停營業、另外25~30%大幅減少營業,剩下的則正在猶豫要採取上述哪一種作法。 進入三級警戒後,AsiaYo 網站的訂房數和去年相比大幅縮減95%,超過一半的民宿都選擇暫時歇業。「讓我們驚訝的是,不少民宿甚至決定不接受8月底以前的預訂。這顯示他們認為未來情況毫不樂觀。」

就連符合防疫規範、供入境者14天隔離時投宿的防疫旅館,現在也都受盡折磨且。三級警戒發布後,未持有居留證的外籍人士暫時無法入境,海外入境也隨之減少。此外,由於台灣不像之前沒有疫情,旅居國外的台灣民眾也多打消回國念頭。再者,政府部分放寬居家隔離規定,由一戶一人改為一間一人,因此許多民眾選擇在家隔離,省下每日1500~3000元新台幣的住宿費。

Following several confirmed cases of the COVID-19 Delta variant on the island, international arrivals to Taiwan are no longer allowed to quarantine at home.

讓情況雪上加霜的是,交通部更推動計劃,新增額外20000間用於隔離與防疫的房間,使供需更加失衡。《台北時報》報導,防疫旅館六月初的住房率在5月19日(三級警戒宣布當天)從59.7%下滑至39%。不過, 由於傳染性更強的Delta病毒於台灣現蹤,6月底政府取消居家防疫措施,規定入境旅客必須待在防疫旅館或政府核可的隔離中心,住房率預計將再次提升。

急需強心針

在艱困時局中,飯店業者籲請政府提供協助,讓他們度過難關。但目前為止,針對旅遊產業的紓困方案,並沒有優於情況較不厭重的2020年春季——當時政府給予持續營業、並提供職業訓練的旅館(以及旅行社、餐廳)40%員工薪資補貼(上限為20000新台幣/人)。

祖睿德建議政府依照地區,衡量業者所需的補助:「在台北市中心經營旅店的成本當然遠高於相對非核心的地區。齊頭式的補助標準毫無道理。」

Shangri-La’s Far Eastern Plaza Hotel has suspended its event business for the summer. With nearly no guests, the staff is left without tasks to perform. Photo: Shangri-La’s Far Eastern Plaza Hotel

潘思亮認為,基於飯店業今年受到更劇烈衝擊,公部門應祭出更有力的援助措施。他敦促政府針對員工薪資提供75~80%補助、減少公有土地租金,並在未來18~24個月內降低稅賦:「現在連內用都禁止,所以相關措施至少應該涵蓋多兩倍的員工。」維持現行的40%補助「完全不夠」。

潘思亮也擔心,除非政府近期端出足夠補貼方案,否則旅館業將迎來一波倒閉潮,暫停營業轉變為永久歇業,使失業率再度攀升:「很多飯店老闆都會想:『到底該不該繼續休業?』從經濟角度來看,這樣的決定似乎很有道理。」

《台北時報》報導,截至5月底,宜蘭已有40間旅店歇業,花蓮更有50間旅館暫時或永久停業。

KKday創辦人執行長陳明明認為,在大環境好轉前,政府必須為旅館業提供經濟援助。他坦承,妥善控制疫情、鬆綁相關限制可能耗時數月;要人們再次放心出遊,則需花上更久時間。與潘思亮的看法相同,陳明明也建議政府提高補助金比率:「許多國家都提供受雇者80%薪資的補貼,但台灣現行標準仍只有40%。」他補充,若補助金額不足,許多旅館將面臨破產和倒閉。

等待景氣復甦

目前,台灣主要藉由限制民眾移動與群聚、擴大篩檢並追蹤確診者足跡等方法對抗疫情。這些努力已收到一定成效——每日確診數從5月下旬的近600例,逐步減少至6月底的數十例。不過,可能有效終止疫情的唯一手段——疫苗接種還在進行中,台灣疫苗到貨速度仍緩慢。6月下旬為止,全台2350萬人中,僅有約8%完成施打。

部分旅館業者對此擔心不已。祖睿德(香格里拉總經理)表示:「疫情爆發前,許多民眾甚至不願意施打疫苗;現在大家都想打,但供給量卻不夠。在接種率達一定比例前,餐飲業商機、社交活動都不會回歸。我們可能還要再等上一陣子。」

2020年間,台灣曾長達8個月無新增案例,當時香格里拉的活動業績十分理想。不過從2020年底到2021年年初,受桃園醫院群聚感染事件影響,營運狀況大幅受挫。儘管成功將疫情控制在醫院之內,飯店的活動仍花費數月才逐漸恢復。

根據這次經驗,就算台灣能在7月份控制疫情、開放部分活動限制,祖睿德認為情況在10月前都不會恢復。而對台北地區的旅館而言,他評估得等到2022年中段,入境相關限制解除、國際旅客再次到訪後才會好轉。

的確,台北的飯店在2020年至2021年初的國內旅遊熱潮中未能獲得多少收益。世邦魏理仕集團研究部主管李嘉玶表示,2020年初疫情開始後,台北的飯店處境相當艱難:「沒了海外旅客,國內遊客無法撐起高住房率。」

舉例而言,台北西華飯店因推出受歡迎的套裝行程,週末住房率可達五成,但週間情況就沒有這麼樂觀。相比2019年80%的住房率,台北晶華酒店2020年平均住房率僅為50%。

世邦魏理仕集團提供的資訊,更證明國際旅客對台北的飯店有多重要。2019年第一季,台北各飯店住房率為74.68%,這個數字在2021年第一季大幅滑落至30.24%。集團更預估台北飯店業者將在2021創下營收歷史新低。

相反地,廣受國內旅遊青睞的台南2021年1~3月住房率,反而比兩年前表現更佳(從63.16%微幅上升至64.49%)。

儘管長期而言,國際旅客對台北飯店業者仍然不可或缺,但國旅的復甦能讓飯店服務業有望在短期內避免更大的衝擊。當疫情獲得控制後,最大的問題將變成民眾什麼時候能再次安心出遊?

鄭兆剛(AsiaYo創辦人兼執行長)表示, 2002年底至2003年春季SARS席捲台灣,當時旅遊業約在6月份恢復。本次疫情自2020年3、4月開始,而在國內狀況不嚴重的情況下,景氣於5月份改善並在6月份就已復甦,步調可說是史上最快。儘管台灣民眾對風險十分敏感,但根據過去經驗,未來展望是審慎樂觀的:「預期這波復甦會來得又快又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