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應如何提升與台灣的經貿關係

Aerial view of intersection junction with cars traffic at Taipei Downtown, Taiwan. Financial district and business centers in smart urban city. Skyscraper and high-rise buildings at night

睽違五年,拜登政府宣布將重啟與台灣的貿易和投資協商談判,為美台雙邊關係開啟了新的篇章。自 1990 年代中期,每兩年一次的美台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 TIFA)向來是消弭雙邊政策差異及為奠定未來合作基礎之有用平台。停滯的美台 TIFA 協商進程,為原本持續升溫的美台經貿關係帶來了一股涼意。

先前的僵局源自於台灣限制某些美國豬肉產品的進口,加上川普政府專注於與中國的貿易協議。不幸的是,上述事件發生的背景正逢美國政府逐漸意識到台灣不僅是維持印太地區和平穩定的力量之一,也在全球技術供應鏈中扮演重要角色。如今,隨著TIFA 障礙的排除,雙邊政府—在更加強化私部門與民間社會的參與下—應該果斷而行,將雙邊經貿關係推至新高,以增進雙方企業、消費者以及勞工福祉。

謹訂於 6 月 23 日發布的 《2021台灣白皮書》中,台灣美國商會提出包含六項行動路徑的「台灣商業計畫」,旨在促成簽署全面且高標準的雙邊貿易協定。其中的第一項路徑「美國重啟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會談」已於近期實現,將加速推動後續其他倡議。

路徑二:拓展台美經濟繁榮夥伴對話(Taiwan-US Economic Prosperity Partnership Dialogue, EPPD),擴大民間參與

美國與台灣於去(2020)年 11 月份舉行了首屆台美經濟繁榮夥伴對話,就傳統貿易和投資相關,輔以科學技術與經貿安全等領域的議題進行討論。在台的美國企業界領袖期盼今年能進行第二輪談判,給予民間企業更多可發揮的舞台。台灣被大多數國際論壇拒於門外,公私部門間的合作對於台灣來說更加重要。

路徑三:在商務部/經貿部會的召集下,成立以貿易為導向的雙邊貿易和投資平台

由雙方政府建構但由民間部門推動的平台,可將獲取市場進入、策略合作為主軸的協議轉化為創造就業機會和財富的商業契機,例如台灣一直是「選擇美國投資高峰會(SelectUSA Investment Summit)」的全球最大參與者之一,且台積電和鴻海(富士康)近期對美投資的聲明也顯示這樣的平台能促成新一波對美國的直接投資。國防產業以及基礎設施是台美合作的眾多項目之一。 2020 年底成立的《美台基礎建設融資及市場建立合作架構》旨在促進美台在東南亞等的區域計畫上的合作,亦可能透過此平台而深化其功效。

路徑四:締結雙重租稅協定

美國已與許多印太國家簽署租稅協定,獨缺與其第九大貿易夥伴—台灣。此類協議可避免於締約國工作的美國公民和企業所得被重複課稅, 也可避免締約國家在美工作人員被重複課稅。它能大幅度地防範逃稅,促進人才在共同締約方之間流動,並強化雙邊關係和投資。效率的提升將會帶來更多的就業機會,進而彌補財政部的收入損失。進度停滯不前的部分原因在於對台仍欠缺法律框架來迅捷地達成經濟協議。這項嚴謹且具影響力的雙邊租稅協定,可提供為美國國務院法律辦公室(The State Department’s Legal Office)和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制定所需的法律框架。

路徑五:引領台灣加入既有與嶄新的多邊經貿對話

為強化以上四個雙邊路徑,華府應在與日本等理念相近政府在包含數位貿易、出口管制、資訊安全等議題交換意見時,也邀請台灣一同參與。因為台灣堅實的法治社會、透明的治理方式與對智慧財產權的保障,亞、歐洲的夥伴皆希望與台灣保持合作。為此,華府可以擔任要角,召集國際間民間部門展開討論,以強化半導體技術與供應鏈安全。

路徑六:為達成雙邊貿易協定加入新動能

二十年前,美國初探雙邊貿易協定時即看到許多對美國經濟有利的觀點,如今看來,無論是從總體經濟、科技策略亦是從國防安全、地緣政治的角度考量,都更具說服力。拜登政府再次強調美國盟邦體制與軟實力的運用,進一步強調與台灣簽訂此類協定的價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