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在南海的國防挑戰

中華民國在南海的兩個島嶼具有重要戰略和政治意義,但二者都難以保衛

(此版本是透過原文翻譯,英文版則是透過陳又銘先生翻譯)

台灣的海巡單位3月間兩度在南海的東沙島進行實彈操演,該島在高雄西南方450公里處,類似操演在過去幾年很少見到。東沙島面積狹小,沒有長期居民,而且距離遙遠。在台灣管轄的地方當中,只有屬於南沙群島的太平島離本島更遠。

但東沙島的地理位置,使它易受中國的脅迫,因為它不僅離台灣很遠,而且地勢平坦,沒有任何天然屏障。北京宣稱面積達350萬平方公里的南海主權全屬於中國,包括東沙島在內,並在南海建立許多軍事設施。東沙島離廣東省比台灣近,距汕頭市約260公里,在香港飛航情報區之內。

台海緊張關係去年升高,中國軍機開始經常侵擾台灣本島與東沙之間的西南防空識別區。據台灣國防部成立的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說,去年共有380架次共機入侵那部分空域,是1996年以來次數最多的一年。當年台灣在準備舉行首次總統直選,中共為了恫嚇選民,對台灣附近海域發射飛彈。

Graphic: Wikipedia

共機入侵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可能是為了蒐集情報,同時測試台灣的反應能力。持續的侵擾對台灣的空軍造成壓力,因為通常得下令戰機緊急升空應對。

共機侵擾行動更重要的意義,可能在於它所傳達的訊息。淡江大學戰略與政軍兵棋推演教授黃介正說,這些行動對台灣民眾和美國政治與軍事領導階層的心理都造成衝擊。對台灣民眾來說,共軍似乎是在展現戰力,對華府的訊息則是共軍可以監控並可能干擾美軍在那個區域的活動。

對台灣來說,共機侵擾行動令人擔憂。華府安全政策中心的資深研究員紐夏說:「即使有台灣的海軍陸戰隊駐守,中國人民解放軍可以輕易拿下東沙島。」共軍甚至可能不需要攻擊,只要利用海空禁運「把那個地方封鎖起來」。

對中國來說,占領東沙島不會徹底改變軍事態勢,但偵察和情蒐將更為便利。紐夏說,此外還有「確定的軍事用途」,因為若把飛彈部署在東沙島,共軍的射程可「往外延伸相當遠」。

同時,中國可以切斷通過台灣海峽與巴士海峽的航路。安全顧問業者偉權顧問公司的全球總裁余偉權說:「中國可以設置一個阻塞點,控制那一帶的航行活動。」Magna Imperium Consulting總部設在台北。

Satellite images of Taiwan-administered Pratas (Dongsha) Island. Photo: Wikipedia

但目前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擔任客座資深研究員的美國國防部前任官員唐安竹說,最重要的衝擊是在政治層面。他說:「就台灣本島防禦而言,我質疑太平島和東沙島的戰略意義。金門和馬祖的重要性要高得多。」

Satellite images of Taiwan-administered Itu Aba (Taiping Island). Photo: Wikipedia

他說,但從政治角度來看,失去在南海的領土「對(台灣)領導階層與軍方而言,會是非常難堪的事」。

已知的未知數

跟東沙島比起來,太平島做為南沙群島最大的島嶼,目前看來較為安全。淡江大學教授黃介正說,中國對於太平島,可能會比對東沙島更為審慎。他指出,除了中國和台灣,越南跟菲律賓也主張擁有南沙群島的主權,這迫使北京得做更複雜的盤算。況且,中國在太平島附近已有設施。

這不表示太平島就沒有戰略價值,正好相反。台灣進口的能源有很大一部分取道太平島附近的海運航線,在太平島周邊的專屬經濟海域有捕魚權,而且海床底下可能蘊藏有大量碳氫化合物能源。專屬經濟海域從太平島向外延伸200浬,讓台灣享有特別的權利,可以取用特定海洋資源。

國防部長邱國正3月間表示,有鑒於中國在南海的擴張行動,台灣已加強太平島的防禦。他在立法院說:「我的目標是隨時做好準備。」

但台灣在東沙島部署海軍陸戰隊官兵,太平島就沒有。台灣為降低區域的緊張,於2000年改派海巡署人員駐守太平島,此後島上就不曾部署軍方的單位。

Military personnel boarding a C-130 Hercules transport aircraft on Itu Aba (Taiping
Island). Photo: Wikipedia

台灣在去年派陸戰隊到東沙,當時有媒體報導說,中國計劃在海南島進行大規模奪島演習。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民進黨籍立委王定宇告訴香港《南華早報》說,進駐東沙島的陸戰隊曾接受美軍訓練,具有反登陸和反空降作戰能力。

與香港有關的事件,對於北京對東沙的態度可能也有所影響。中國在香港推動嚴厲的國安法之後,有報導說5名外逃的香港人去年8月搭船到東沙島,被海巡人員攔截之後送到高雄留置。

港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呼籲台灣「經過合法程序」之後,把這5人遣返。他暗示這些人返港後可能面對刑事控罪,他說:「如果他們涉嫌在香港犯罪,就不要窩藏罪犯。」

經歷那次事件,伴隨著美國與中國在南海的緊張升高,台灣開始在東沙島和太平島部署國產的銳鳶無人機。國防部告訴記者說,銳鳶可強化台灣在南海的偵察能力,有利於海巡署在這兩個島嶼的防禦作為。

據台灣民航局說,去年10月,香港航管人員以2萬6,000呎以下空域有「危險活動」為由,建議台灣軍方包下的一架民航客機不要進入東沙島空域。航管人員不願說明相關活動何時結束,包機的機長只好折返高雄。這架飛機載運的是東沙島上250名台灣海巡人員的補給品。

台北的政治風險分析師方恩格說,由於北京宣稱擁有東沙島主權,加上兩岸關係凍結,「雖然中國(在東沙島附近)去年第4季動作更加頻繁的現象,與香港民眾搭船外逃的事可能有關,但這類活動必然會發生。它對台灣文人政府與國安機構形成極大的壓力,而且可能是中國在南海劃定防空識別區的前期動作。」

根據《天下》雜誌報導,台灣對於解放軍攻打東沙島有所準備。這家雜誌在去年8月報導,海軍根據「衛疆作戰計畫」,將部署包含海軍與陸戰隊單位的特遣兵力,對占領東沙島的敵軍進行兩棲攻擊,增援的部隊將搭乘海軍的C-130運輸機到前線。

但黃介正說,北京可能改以灰色地帶戰術來測試台灣的能耐。他說:「他們可以派出載有漁民的船隻要求上岸,但來者是否真為漁民會很難分辨。」

華府安全政策的研究員紐夏說,除了台灣本身的備戰作為,美國在遏止中國的擴張方面,可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他指出,美國政府有多項政策工具,可以用來影響中國的行為。

他說:「美國必須有所回應,而且可以讓中國明白這一點。中國會想要在全球金融體系被綁手綁腳嗎?因為只要美元依然是強勢貨幣,美國就有這個選項可以對付中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