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協助推動行動系統科技開放性

台灣的主要電信服務供應商今年稍早在5G頻譜競標大戰中以1,421.9億台幣(約47億美元)天價標下頻寬後,迅速著手部署5G網絡。台灣之星電信公司在5月下旬和諾基亞簽約,以支持前者部署5G非獨立組網;中華電信則在3月決定,同步和諾基亞及其宿敵愛立信合作。中華電信的事業計畫書和資通安全計畫已獲當局核准,計畫在今年第三季讓5G開台。事業計畫書和資安計畫須通過審核,方能獲得政府批准籌建5G網路。

鑒於5G開台潮,台灣各電信業者現在就須讓自家網路就緒運作,因此可以理解業者採用傳統的統包布建解決方案――和單一供應商簽約,由後者提供打造網路基礎架構的所有設備和勞動力。不過就在台灣電信業者開始從非獨立組網過渡到5G獨立組網之際,美商跨國科技公司思科系統等業者看到一項替代解決方案――開放式無線電接取網路(O-RAN)的龐大潛力。

在現行模式下,從無線電接取網路、傳輸網路到核心網路的整個電信服務供應商架構,都只採用一家供應商的專有軟、硬體來打造。這是封閉式系統,且使用專有性質設備,因此可能非常昂貴。

不過在O-RAN架構下,多家供應商可透過競標過程參與其中,讓電信營運商大幅降低成本,並能開發本地供應鏈。這為台灣提供巨大商機,因為台灣擁有強大的科技硬體製造背景。此架構也可幫助台灣和其他國家降低對中國科技供應鏈的倚賴。台灣思科系統公司業務總經理王植煇表示:「採用O-RAN,就不會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

O-RAN系統的上市時間也大為縮短。對大部分電信營運商來說,以目前既有的舊系統進行網路改裝,可能會耗時數月;但若選擇改用開放式系統,可縮短為只需數天。這是因為在統包系統下,所有的修改應用程式都掌握在單一設備供應商手中。但在開放式基礎架構下,電信營運商變成自家系統的整合者,可在必要時隨時進行所需的任何改變。

此外,O-RAN基礎架構為台灣帶來開發強大5G網路端對端軟體應用和網路安全解決方案的機會。王植煇指出:「台灣不應只專注於5G的科技硬體方面。我們這裡擁有不斷成長的軟體人才庫,有能力從事這類應用開發;我們只需導引他們朝正確方向發展。」

發展O-RAN系統的好處顯而易見,不過由於這是新興的解決方案,台灣的電信服務供應商可能會有些遲疑。因為這些公司的領導階層往往比較保守一點,為了堅持採用他們認為安全可靠的方案,可能寧可付出較高的代價。

不過起碼有一個成功的O-RAN執行範例可供台灣業界參考。日本財團樂天株式會社去年公布打造一個全新網路的計畫――這是完全虛擬化的雲端原生行動網路,四月已在日本上線。思科鼎力協助樂天為此一新系統開發電信雲端技術,該系統採用思科的網路功能虛擬化和協作技術。思科的其他貢獻還包括提供該網路資料中心架構的軟、硬體,以及用於演進數據封包核心網路的軟體等。

據估計,該系統的總擁有成本(包括資本和營運支出在內)可能僅為舊系統的一半。美國的許多服務供應商也正推動開放式無線電接取網路架構,其中部分業者將舊系統與新的開放式系統搭配使用。

現在的問題是:台灣何時會出現樂天式服務供應商?要推動開放式電信網路基礎架構,可能需要來自政府機關和本地電信業的一些鼓勵和合作。

王植煇將當前轉向O-RAN的潮流(由國際性組織「O-RAN聯盟」領導,思科亦是其中一員),和1990年代從大型電腦轉向筆記型和桌上型電腦、再到我們目前身處雲端的無伺服器世界轉變相提並論。王植煇說:「這是電信科技的未來。台灣擁有強勁的科技生態系統,和跨國科技公司的關係也相當量好,必須參與並把握此一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