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

當前這波新冠肺炎危機為一項由來已久的問題增添新的急迫性:台灣被世界衛生組織及其一年一度的世界衛生大會拒於門外。

北京意圖在國際社會孤立台灣而施加壓力,導致台灣無法參加包括聯合國所有附屬機構在內的許多國際組織,但任何情況都不像缺乏世衛會員資格的後果那樣嚴重。台灣無法從世衛取得有關疾病管控或其他衛生相關發展的通知,而是須仰賴世界各地的友好政府或有同情心的非政府組織,將這類重要資訊轉給台灣衛生當局。

台灣之所以能在2009到2016年間派遣代表前往日內瓦參加世衛大會,只不過是因為中國示意默許――部分來自北京和台灣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政府之間關係緩和。北京的此項政策在民進黨的蔡英文2016年當選總統後陡然改變,此後台灣未再收到出席世衛大會的邀請函。

台灣因此被排除在世衛大會及其溝通管道之外,讓全球衛生網絡出現一大缺口。面對新冠肺炎可能引發大流行的風險,健康資訊的涵蓋範圍應擴及世界所有角落――當然包括像台灣這樣的主要貿易經濟體在內,這點至關重要。台灣2,300萬人民每年出國旅行的人次超過1,700萬。

為了證明阻撓台灣參加世衛大會的作法具有正當性,中國過去一再重申台灣是其領土的一部分,並堅稱照顧台灣人民福祉應是中國的責任。除了前述聲明的政治正確具有爭議性外,當前這波疫情的蔓延,令人懷疑北京是否有能力妥善照顧中國大陸人民的健康,遑論顧及其他人。

北京對這波危機的處理不但慢吞吞,也缺乏透明度,導致人民更易遭受病毒攻擊;反觀台灣衛生當局面對一觸即發的疫情,採取的卻是開放、負責和高效率決策的做法。台灣最終或許可以(也可能無法)免於這波不斷擴散疫情的最無情摧殘,但在危機爆發初期階段,其政府展現令人敬佩的稱職能力、周全準備和強烈的責任感。

被世衛大會拒於門外,除了對台灣並不公平,也讓擁有傑出醫學研究人員和醫療專業人士的台灣能為世界其他地區做出的抗疫貢獻受到限制。不過儘管面臨前述阻礙,台灣仍在全球公共衛生的許多相關方面擔負起主要角色,包括致力開發新冠肺炎的有效療法。應該鼓勵並擴大這類參與,而非以政治阻力打壓。

美國政府近年來一直公開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即使似乎不可能成為正式會員,起碼也要以觀察員身分參與。關於台灣參加世衛大會的問題,希望當前這波全球健康危機能說服更多國家採取和美國一樣的行動。健康問題不應淪為政治口水戰的人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