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的夜,總能找到讓人感覺活著的「Live Music」

我們將介紹一些值得你拜訪的音樂場所和你可能會在那聽到的樂團及歌手。

一晚充滿了驚喜(好的那種),你試著想要擺脫「工作一整天,只想吃完晚餐洗洗睡」的定律,踏著夜色到達你從未去過的地方,聽你從未聽過的樂團現場演奏。那地方很舒適,飲料清爽可口,樂團表演也精準到位。你甚至允許自己放縱一下,在舞池揮灑汗水。你意識到你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做了,於是對自己發誓你應該更常讓自己出來放鬆一下。

你如此享受並不意外,研究顯示,聽音樂和玩音樂會讓你更快樂,因為它降低了腎上腺皮質醇,並增加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這是大腦讓你產生快樂感覺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對於一個擁有 260 萬人口的城市來說,台北非常有活力和多樣性。以下就讓我們看看讓它保持如此特性的人事物吧!

Brandon Thompson:來自加拿大的流行歌手

Brandon Thompson 知道怎麼帶動群眾,他用英文和中文進行商演,作為一個有才華的歌手,他具有強大的舞台掌控力、很廣的音域,並掌握不同音樂類型的歌唱方式。同時他也有一櫃的舞台服裝,完美襯托他在舞台上的地位。

對於一個加拿大人來說,以一個歌手和藝人的身分在台北生活是很便利的,偶爾兼職教學演出就能支持自己的生活。13 年前的他,為了拜訪與台灣女性結婚的父親而來到台灣,從此便愛上這個地方並決定留下。

你可以在他的四人樂團「ADOGA 阿逗仔」找到他,這樂團由他的好朋友、樂團經紀人和鼓手 Slawek Kolodziej組成。他們演出了超過 1,800 場婚禮和商演,可能是這座島上最搶手的樂團之一。只要讓他站在麥克風前,就能看到他自己發光發熱。整個夜晚你能夠自在地跟著他們一起唱和跳,因為在他們的演出中,大概也不會有什麼機會讓你乖乖坐在自己位置上。

The Flat Fives:跟著吉他手搖擺

Lanny Waugh 的名字是從 Lanny Ross 來的,因為這是他母親最喜歡的音樂家,活躍於1930和1940之間。他在台北已經待了超過30年,以他能回想的來說,他曾組了以下這些樂團:The Vespas, The Typhoons, The Betel Nuts, Terry & The Tomcats, The Rhythm Kings, Blues Vibrations, The Wild Alibis, and The Flat Fives。

風格從一半是搖滾到一半是藍調,有兩件事情他始終維持不變:他的音樂才華以及他和藹的性格。即便他的音樂品味很好,也懂得很多技巧,他仍然很謙虛,Waugh 這麼說:「對我來說,音樂就是周末的事情,我只是期待可以玩音樂,而沒想過把它變成我的工作。」

他目前是個自僱的技術文件撰寫作者,演奏藍調和搖擺舞音樂。他在台北的搖擺舞社群找到一群活躍並蓬勃發展的觀眾,只要去到他們的活動,你就有可能看到Waugh帶領著他的樂團「The Flat Fives」演奏著使人跟隨搖擺的音樂。

他很高興他能帶動這群熱情的狂歡者,因為他覺得現場演奏家和跳舞的人之間的互動不如以往的強。「我記得三十年前,人們會去看樂團的現場演出,因為他們能夠跟著音樂跳舞,但現在人們只會找 DJ 跳了。」Waugh 說,「我喜歡這些搖擺舞者讓過往經驗能繼續持續下去,因為我真的越來越少看到這種情況了。」

The Muddy Basin Ramblers:用洗衣板、掃把等演奏的克難樂團

David Chen 的台灣父母在美國俄亥俄州的農村地區生下他,長大過程中他愛上了戰前藍調、爵士樂、民謠和鄉村樂。他的故事和許多長住台灣的居民相似,他在1997年途經台北,然後就此待在這裡了。在2003年,他和一群志趣相投的朋友們組成了民謠樂團「The Muddy Basin Ramblers」。

以台北的「泥盆地(muddy basin)」為名,成立了16年之間他們發行了3張CD(其中一個被提名葛萊美),這個七人演奏樂團現在是台北現場演奏團的中流砥柱,同時也是唯一一個以洗衣板和自製貝斯(由洗衣盆、掃把和「高品質」登山繩製成)當節奏樂器的樂團。「這一切都很自然,我們每個團員都同意。」Chen說,「就好像我們是天生就存在的克難樂團。」

團長Chen將美國懷舊爵士樂和台灣街頭表演融合在一起,打造出樂團獨一無二的聲音。「我們本質上是個民謠樂團,我們的音樂是受街頭表演先驅medicine show(一種存在於美國19世紀的賣藥表演)的影響。」Chen補充:「其實台灣傳統中也有類似賣藥郎中的民間藝術文化。」

David Chen ( 右二 ) 跟 Muddy Basin Ramblers. Photo: Courtesy of Muddy Basin Ramblers

你很難找到一個比中正紀念堂更能代表台灣的地方,而在 2017 年他們的樂團就在這舉辦的兩廳院夏日爵士戶外派對中演出,擁有超過10,000位觀眾。Chen回憶那次經驗:「每當你在週六為一大群人演出時,總是讓人感到激動,我們很高興能將『洗衣盆bass福音』傳播給這麼多人。」

Vicky Sun:擁有獨特歌聲的創作歌手

Vicky Sun的父母在他們台北的家中只說台語和英語,而她在三歲後就只就讀英語學校。從國三去美國賓州就讀寄宿學校後,Vicky 持續在國外求學,並獲得了美國紐約瓦格納學院的國際政治及法國文學學位以及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她曾染上菸癮,為了戒掉菸癮,而開始自學吉他。「每次想抽菸的時候,我就逼自己學一首曲子。」她這麼說。

2015年回到台灣,她在一個創新藝術空間Red Room首度公開演出,演出前還需要一瓶Jim Beam威士忌來壯膽。彷彿染上了表演的癮,她開始在各處的咖啡廳和小型場演所獨自演出,並在兩年後寫出她的第一首自創曲,一首可能是她自傳的曲子叫《Have a Nice Lay》,是對於「性」在兩性關係中的反彈。

Sun放鬆並自信的舞台演出和她唱歌斷句的方式、音色和共鳴方式,都讓人想起Billie HolidayAmy Whinehouse無論是和爵士樂團一起演出,或是拿著吉他自己獨唱,她始終能唱出這29年來屬於她的獨特歌聲。

作為一名歌手和詞曲創作者,她在台北音樂圈中頗有名氣,她正在錄製她的第一張原創專輯,期待能盡快聽到更多她的消息。

從本土突破到國際的兩個樂團:落日飛車、八十八顆芭樂籽

兩個從目前已熄燈的Livehouse師大路地下社會中孕育出的樂團,落日飛車和八十八顆芭樂籽,可以說是在地音樂的陰和陽。雖然兩者在國內外都獲得了極大的認可和成功,他們的差別其實並不大。

大聲、簡單卻又讓人想要動起來,令人耳目一新的樂團八十八顆芭樂籽就像是名為搖滾樂的爆炸。團長Balaz Lee用中文大吼的同時即興地刷著吉他,貝斯及鼓的演奏也令人悸動,觀眾們盡情衝撞。Lee形容他們的音樂是「擁有藍調的旋律和龐克搖滾的節奏」。當我說出他們讓我想起樂團Jon Spencer Blues Explosion時,他馬上回應:「我的最愛!」

而六人樂團落日飛車就是另一個極端,他們使人開心的爵士合成器流行樂,是一種可愛但又精細編曲和輕快旋律的合成體。吉他手兼主唱Tseng Kuo-hung用他從芝麻街和新金屬樂學來的英文,以現代的方式哼著復古情歌,沉迷於語言帶來的自由感,「英文賦予我自由,讓我覺得自己是個獨角獸,徜徉在想像力的海洋中。」他近期在Paste Magazine受訪時這麼說。

兩個樂團都發行了數張CD,並在亞洲、歐洲和美國展開數次巡迴,就像Lee向我強調的,即便他們在曲風上是兩個極端,兩團都是好朋友。

集結各國表演者的音樂祭,總是為觀眾帶來驚喜

一個漂亮的戶外場地,加上兩個略有不同觀點的音樂活動組織者,再放入數十個本土和外國的音樂人才,把他們混合在一起,就會產生兩個擁有一些相同因素但風格截然不同的音樂祭。

微遠文化藝術基金會所擁有的微遠虎山曾是一座漂亮的寺廟,就在鄰近台北市的森林裡。足夠大但又不會太大,遠離山區但又不會太遠,在這裡每年四月都會舉辦「遊牧怪奇音樂祭」,十二月則舉辦「虎山音樂祭」。這兩個音樂祭的代表統籌者為David Frazier和Sean Scanlan,兩人都曾是城市遊牧影展策劃團隊的一份子。

2008年,他們舉辦了城市遊牧的第一場開幕派對,也因為當時的成功而成為每年都會舉行一系列的倉庫派對。Scanlan創辦了虎山音樂祭作為「丹尼一日音樂節」的分支,而Frazier隨後就創辦了遊牧怪奇音樂祭。

舞台上,每年 12月虎山音樂祭在一個前寺廟舉辦。

「我創辦虎山音樂祭是因為我有很多玩樂團的朋友,但他們的家人很少有機會能看到他們現場演出。」Scanlan解釋:「所以當時我希望能規劃一個家庭友善的活動,大部分由本土樂團演出,同時邀請一兩組外國樂團,樂團在演出的同時,小孩子們也可以跑來跑去。」

這個為期一天的活動不論晴天或是雨天皆照常舉行,對於十二月的台北來說可以說是一場賭博,但經驗老道的觀眾們都知道怎麼應對,人們常將虎山音樂季評為台灣最棒的音樂祭之一。

而遊牧怪奇音樂祭則提供更國際化的舞台,每年都會有三個舞台分別提供給樂團、表演家和馬戲團。為了邀請最棒、最奇怪又最瘋狂的音樂團體到台灣,Frazier在為期兩天的活動中持續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並帶來驚喜。

今年遊牧怪奇音樂祭主要邀請了來自五個不同國家的表演者(日本、韓國、加拿大、美國和台灣),還有兩個前夜祭和一個After Party,總共約2,000人參與了活動。甚至有些人專門為了這個音樂祭而飛到台北。

無論你喜歡哪種音樂,而它又多常改變,台北的音樂場景就像夜市提供的食物選項一樣,每個人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但不是每一個都看起來吸引人,但相信你甘願冒這個險,否則你就不會住在這裡了,對吧?

台北音樂場所推薦

以下列出你能在台北看到現場演出的地方,類型大致上是準確的。

爵士
1. Sappho :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一段102巷1號。電話:(02)2700-5411。
2. Stunner: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1號2樓。電話:(02)2586-9909。
3. Blue Note 台北藍調: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三段171號4樓。電話:(02)2362-2333。
4. Marsalis:台北市松仁路90號。電話:(02)8789-8166。

另類/硬地
1. The Wall: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四段200號。電話:(02)2930-0162。
2. Witch House 女巫店: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56巷7號。電話:(02)2362-5494。
3. Revolver: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一段1-2號。電話:(02)3393-1678。
4. Pipe 水管音樂:台北市中正區思源街1號。電話:(02)2365-3524。

電子樂
1. Ivy Palace 草御殿:台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368號。電話:(02)2550-0015。
2. Red Room 紅坊:台北市大安區建國南路一段177號。
3. Triangle:台北市中山區玉門街1號。電話:0933-449-874。

沙發音樂
1. Smexy:台北市松山區民生東路三段131號。電話:(02)2717-6626。
2. MIK6 馬友友印度餐廳酒吧: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1號之1號。電話:(02)2500-6186。

搖滾與藍調
1. James Joyce Irish Bar: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三段278號。電話:(02)2368-7060。
2. Bobwundaye 無問題: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三段77號。電話:(02)2377-1772。
3. Riverside Music Café 河岸留言: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44巷2號B1。電話:(02)2368-7310。
4. Oldie Goodie: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三段171號2樓。電話:(02)2369-368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