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骨神經醫學專業合法地位的倒退

接二連三的稽查提醒了其專業合法地位尚待解決的窘境。

最近幾週,台灣三縣市衛生機關稽查員稽查了六家脊骨神經診療所。儘管目前尚未明瞭是否有任何診療所遭到檢調起訴,卻不啻為在台灣提供專業脊骨神經診療服務的人,其合法地位問題起了提醒作用。

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醫界保護主義而提出的反對意見,台灣仍是全世界少數幾個尚未正式承認脊骨神經醫學專業合法地位的國家之一。受影響最大的是那些在回到自己脊骨神經醫療水準貧脊的家鄉之前,在國外—主要是在美國—接受廣泛培訓並取得外國執照的台灣人。

最近接二連三的稽查動作,要回溯到十多年前,當時台灣脊骨神經醫師經常被突擊稽查及騷擾。但在台北美國商會的會員之一,台灣凱羅健康協會(TCDS)在美國商會年度台灣白皮書出具的意見書中,解釋台灣醫療保健專業的潛在價值後,情況開始好轉。

2006年似乎與當局達成了共識。衛生署(衛福部的前身)曾發函表示,認可在外國取得執照的脊骨神經醫師,只要不對外宣稱療效或以醫療廣告招攬業務,就可作為「背部舒緩師」執業。這種解釋雖嚴重侮辱了脊骨神經醫師的專業尊嚴,卻至少可以讓他們感到安心,不用再在接連不斷的壓迫威脅下營業。

那導致今年夏天脊骨神經診療所再度受稽查的原因又是什麼?導火線似乎是美國脊骨神經醫學會(ACA)發現一個台灣集團在台灣和中國販售仿造的ACA證書。該醫學會在自己的網站發布了詐騙警報的影片,台灣凱羅健康協會在翻譯成中文後跟著發布。台灣詐騙集團也隨即將廣告從網頁下架。

一切可能並非巧合,縣市衛生機關同時也開始接到民眾投訴,指出個別脊骨神經醫師以未經許可的廣告或作為密醫違法執業。衛生當局一旦接到投訴,就有義務展開調查。

(然而,部分稽查似乎過了頭。一次突擊檢查中,由六名稽查員組成的稽查小組在診療所待了三小時,翻箱倒櫃搜查尋找證據,連冰箱也不放過。其他脊骨神經醫師則被要求修正名片或招牌上的名稱—刪除引用美國執照字樣。)

即使最終並未對這些案件提出任何指控,衛生機關也表示有必要一勞永逸解決脊骨神經醫學專業全面合法的問題。隨著台灣逐步走向「超高齡社會」,鼓勵一種無需用藥或手術就能幫助減緩老年病痛的專業,是符合台灣利益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