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旅館業力抗供給過剩 

市場需求持平,卻不斷增建新旅館。

台北地區2018年共新增1,000間飯店客房,而且台北市和全台各地還有更多新飯店計畫正在推動中。不幸的是,這些新供給投入市場的時點,就在來台中國遊客下滑導致國際觀光成長率疲軟之際。

台灣的入境國際觀光客近年大幅成長,從2008年的380萬人次,至2017年達到1,070萬後,去年來客成長率趨緩至僅剩0.46%。中國觀光客從2015年的逾400萬人次巔峰,下滑至270萬,原因是北京限制旅行團來台。

Japanese tourists doing duty-free shop-ping. Photo: Don Shapiro

今年迄今為止的情況僅有些許改善,前3季的國際旅客人次以稍微健康的3.6%速度成長,中國遊客量則僅有1.87%的正向成長率。隨著台海兩岸政治關係已冰凍三尺,預料短期內陸客團不會恢復大量來台。

香格里拉台北遠東國際大飯店的生意,有15%來自以自由行散客為主的中國觀光客。這家五星級飯店從不接待陸客團,卻也無法不受陸客團減少對台灣觀光市場造成的波動影響。在餐旅業擁有40年資歷的台北遠東飯店總經理祖睿德表示:「需求疲弱會影響整個市場,不論客源來自哪裡。這會拉低訂房率。」

旅館房間供需之間的出入越來越大,主要是因為酒店興建計畫需要漫長時間進行規劃和施工。台北W飯店總經理唐皓維指出,在2012到2015年這段期間,許多業主和營運商「在數據顯示成長強勁的時候決定投入」,「即使如今市場看來不再大有可為,他們仍須讓酒店開幕」。這是一個重要、但並非唯一的原因。旅遊體驗平台kkday創辦人兼執行長陳明明表示:「部分房地產開發商的著眼點是資本利得。」由於目前利率低到只有1.5%到1.6%,開發商可以向銀行取得具有吸引力的貸款條件。此外,國泰商旅、富邦旅管等部分本土餐旅管理業者所屬的大型金融財團,擁有台北市中心的黃金地段土地。

以往房地產開發商可能會在這類土地上興建豪宅,但目前台北的空置豪宅數量甚至比飯店房間還多。陳明明表示,飯店是一個不錯的選項,因為即使虧錢,只要座落於黃金地段,房地產價值就會穩定增值。

曾是投資銀行家的線上合法民宿訂房平台「亞洲遊」創辦人兼執行長鄭兆剛表示:「許多業主都在想:『我希望最後能賣出大樓,大賺一筆。而且當市場復甦時,還可以把飯店改建為辦公空間或豪宅等其他用途,只要我認為這麼做可以賺更多錢。』」他說:「有些人只想快速撈一筆。」

以興建飯店作為不動產投機策略的一環,可能讓開發商賺得盆滿缽滿,不過對早已擁擠的市場傾倒更多供應,對旅館業並無好處。住房率下降的同時,住房費也會下滑,衝擊所有旅館的獲利。

儘管如此,仍不斷有新物業開幕,彷彿陸客潮未曾結束。以溫泉聞名的宜蘭縣度假勝地礁溪,過去一年內有兆品酒店礁溪、中天溫泉渡假飯店、礁溪山形閣溫泉飯店,以及礁溪麒麟等四家新旅館開幕。睽違十四年後重返台灣市場的希爾頓飯店,在新北市板橋區開設擁有400間客房的臺北新板希爾頓飯店,於九月開幕。

在台北市,擁有104間客房的士林萬麗酒店於八月開幕,是萬豪國際集團旗下品牌。六福集團和萬豪十月在台北市南港區推出共有465間客房的台北六福萬怡酒店,鄰近南港展覽館、南港軟體園區和內湖科技園區。(與此同時,六福宣布,年底將關閉南京東路上擁有288間客房的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理由是不堪租金調漲。)

The Taipei Sky Tower, joining Taipei 101 in the city’s skyline, will house two different Hyatt hotels.

國泰商旅公司位於台北市民生東路和建國北路口的旅館開發案――擁有227間客房的第二間六福萬怡酒店,預定本月開幕。還有本土品牌凱撒飯店連鎖,打算年底前在內湖區開設新飯店。

另外,凱悅集團五月宣布,2021年將在信義區新摩天大樓台北天空塔內,同時開設柏悅和安達仕兩家酒店。這將讓信義區的高檔酒店密度更高。台北天空塔落成後,將位於君悅酒店、W飯店和寒舍艾美酒店等三家既有五星級飯店步行可達的範圍內。

專門報導餐旅業動態的網站Loyalty Lobby引述台北天空塔一位投資者的話報導,凱悅希望開發比傳統旅館有趣、但比民宿可靠的住宿需求市場。

W飯店的唐皓維表示,柏悅酒店進駐,對台北市的品牌來說是好事。他說:「柏悅是頂級品牌。有它進駐,顯示台北可成為高端旅客的目的地。」他表示,在此同時,柏悅和安達仕兩家酒店新增的500間客房,會對W飯店和附近其它物業帶來壓力。

可更持久的發展

部分旅館業者對擴張採取較謹慎的態度。在台灣經營十家飯店的福泰飯店集團董事長廖炳燿表示,該集團目前並無開設新飯店的計畫。他說:「我們一直奉行內生性成長策略。我們早已擁有許多飯店,而且開設新物業的成本非常昂貴。」

不動產服務商世邦魏理仕研究發現,台灣目前的整體旅館住房率約為61%。其中最高的是新竹(73%)、台北(71%)和桃園(68%),全都拜商務旅客需求穩定之賜。東台灣則受到陸客減少重創,住房率遠低於前述地區――花蓮僅45%,台東則為49%。西南部的嘉義住房率只有39%。

台灣觀光局局長周永暉指出,東台灣過去受惠於陸客團的八天七夜行程。他表示,「典型的陸客團都會走訪花蓮和台東」;不過由於來台陸客銳減,「東台灣許多旅館正在改變商業模式」。

在某些個案中,這意味放棄旅館生意。世邦魏理仕台灣分公司研究部主管李嘉玶指出,中國觀光客減少,已造成東台灣部分專做陸客團生意的業者倒閉。東台灣無疑也吸引其他觀光客,尤其是國內旅客,但顯然無法替代中國觀光客。

kkday的陳明明表示:「東台灣很美,但位置偏遠――對典型自由行散客來說,不是非常容易前往的地方。」他指出,在台灣以外的地區,香港是唯一可直飛花蓮的城市,「所以來自南韓、東南亞等持續成長市場的觀光客,通常只會到台北」。

花蓮縣二月遭強震襲擊,也導致當地觀光業不景氣――希望只是暫時現象。筆者三月走訪花蓮時,海灘上只有我一人。當地人告訴我,由於這場造成17死285傷的地震,有些人嚇得不敢來。

觀光局十月宣布,為了支持台灣東部和南部的觀光業,將在今年最後兩個月提撥9,000萬台幣,補助自由行旅客的住宿和交通費用。凡是前往花蓮、台東、宜蘭部分地區(非溫泉旅遊區)、高雄和屏東的自由行旅客,可獲得從1,000到1,500台幣不等的補助。

這些地區的部分旅館也提供優渥折扣拉抬生意。媒體報導,花蓮翰品酒店、台東娜路彎大酒店、高雄圓山大飯店提供某些客房平日最高三折的優惠。

在此同時,由台灣統治、但地理上位於中國大陸沿海的金門列嶼(金門在法律上隸屬於福建省),是中國遊客並未減少的例外地區。今年上半年有25萬人次陸客前往金門,相較下台灣本島旅客為23萬人次,是金門首度出現中國遊客人次超越台灣訪客。

金門之所以吸引中國觀光客,和地理鄰近性、政治因素有關。中央執政的民進黨並未掌控金門縣政府,且在當地政壇並非具有影響力的派系。自蔡英文2016年當選總統以來,北京就尋求攏絡未支持民進黨的台灣各地方政府。

另一個相對值得注意的亮點是來台自由行的中國旅客仍維持穩定。今年截至九月止,已有201萬3,670人次陸客來台,其中主要是自由行散客。

本刊訪問數位自由行中國旅客,了解訪台原因。在山東土生土長一位姓師的人目前任職於上海一所私立學校。她已三度訪台,其中一次是環島旅行。她表示,喜歡台灣山區的景色,還有可口但價格不貴的美食。她說:「這是一個美麗的地方,各種點心我都喜歡。我喜歡冬天時來,天氣不會很熱。」

身為遼寧人的李晨活躍於香港,同樣來過台灣三次。除了美食和友善的民眾,他表示,傳統中華文化也是台灣吸引他的原因。他說:「台灣的中華文化,在大中華地區其他地方看不到――有些東西更古老、真實。」

除了自由行陸客,東南亞觀光客也呈現穩定成長,產業分析師將之歸因於台灣放寬簽證政策,以及台灣和東南亞國協城市之間的直飛航線增加。2018年上半年約有120萬東南亞觀光客來台,較2017年同期成長20%。觀光局表示,成長最多的是菲律賓(60%)和越南(39%)。今年是台灣給予菲律賓遊客免簽證待遇生效的第一個完整年度,政府正研議是否對越南和印尼延長免簽證計畫。

不過整體而言,旅館業者對2019年的展望仍抱持謹慎態度。台北遠東飯店的祖睿德表示:「2018年所有新增客房供應的衝擊,要到2019年才會充分感受到,因為許多新物業接近今年底時才開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