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爾為罕病患者帶來希望

Shire_hemophilia
Shire to Highlight Advancements in Hemophilia

罕見先天及慢性重大疾病的病人,許多不僅身體健康受損,經濟上也陷入困境。一般人對這類疾病少有認識,有時醫師也如此。就連在美國與歐盟國家,罕病病人平均也要費時5到7年,才能獲得醫師正確診斷。即便被醫師診斷出罹患了罕見疾病,病人也常常難以獲得有效治療。這類病例數量非常稀少,讓大多數生技、製藥業者怯於在藥物研發上投入資源,因為他們認為無法回收投資成本。

不過,夏爾在眾多生技製藥業者當中,是少數全力投入罕病藥物研發的廠商。也因為如此,為數千患有法布瑞氏症、韓特氏症、短腸症候群等一般人鮮少聽過罕病的患者,紓解了病痛,創造了希望。

夏爾是1986年在英國成立,營收規模從2000年的6.48億美元,成長到2015年的120億美元。最近夏爾與百昇特公司的合併,則是企業成長的重要里程碑。

夏爾位於新加坡的亞太區域總部,正帶領澳洲/紐西蘭、中國、韓國、台灣/香港、東南亞在內10處據點的營運。夏爾也在新加坡境內,建立了公司在亞洲首座生物製劑廠,已於2014年8月7日啟用。這座位在新加坡兀蘭的生物製劑廠,是夏爾遍佈各地17個世界級製藥廠區之一,也是夏爾在美國、歐盟國家以外區域建立的唯一生產設施。

如今,夏爾在全球有22,000名員工,在超過60個國家設有辦公室。夏爾的產品,在超過100個國家上市,持續幫助世界各地因為罹患罕見、極特殊病症健康受到影響的人,改善他們的生活品質。

舉例來說,過去60幾年,在台灣及世界各地,夏爾為血友病及溫韋伯氏疾病(類血友病)等出血疾病患者的醫療照顧,帶來了大幅轉變。A型、B型血友病與溫韋伯氏疾病是一種患者體內無法產生凝血因子的遺傳疾病,極小的傷口也可能造成出血過量的致命風險。而且,在最嚴重的病例中,患者可能有關節或器官內出血情況,使他們無法正常行走或生活。此外,早期的凝血藥品,是以人類血漿製成,患者有可能因此感染愛滋病或肝炎等以血液為傳染媒介的疾病。

夏爾研發出製造過程無須使用人類血漿的凝血劑,排除了感染風險。此外同樣重要的是,夏爾還與患者組織、醫師以及醫院密切溝通,協助預防性治療的落實, 避免緊急情況危及性命, 並發展出全面性的整合醫療,改善了出血疾病患者的生活品質。

長期在夏爾任職、目前是夏爾台灣暨香港總經理的張淑娟說:「過去,只有在出血疾病患者有需要時,也就是當他們出血時,才會到醫院接受治療,但大部分的時候,患者都必須活在缺乏凝血因子的情況下。不過,現在我們不僅為病患提供藥物,也幫助醫院規劃更優良的治療中心,提供先進的照護,包括預防性療法、定期注射及整體醫療,幫助病患正常生活。」

Shire_volunteer
2016夏爾全球志工日,台灣員工深入部落服務

罕見疾病對於病患的衝擊無比巨大,但是張淑娟也提到,所幸台灣的健保對於血友病及罕病的治療有給付,為這些罕病病患及他們的家人帶來希望。這也讓廠商更有意願在台灣市場推出新藥,幫助患者減輕病痛。

夏爾現在的研發產品線是歷來最強的,涵蓋了不同類別,也極具創新價值,許多產品已進入研發後期階段。為了回應市場上其他尚待滿足的醫療需求,夏爾在2016年完成了三個重大交易:第一個是與百昇特合併,這家公司在血友病、免疫疾病、腫瘤相關藥品方面領先市場,有長達60年的歷史。其次是收購了旗下包含遺傳性血管性水腫藥品SHP-643的Dyax公司。另外,還有從輝瑞買下治療潰瘍性大腸炎與克隆氏症這兩種大腸激躁症的藥物SHP-647。

沿自2000年起,夏爾就在台灣為罕病患者社群提供服務,其中包括血友病患者。在夏爾工作,是為一家以創新療法幫助全球上億人口改善生活的世界頂尖生技公司效力。新的構想、創新的產品、新的思考模式,都是推動夏爾未來發展的重要能量。而夏爾推動所有業務的最終目標,都是為了使那些生命受到疾病嚴重影響的人,能夠享有更優質的人生。夏爾也計畫在未來幾年內,在台灣陸續推出各種新產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